http://www.szclzx.net

从芙蓉镇到边城

说起湘西,人们的第一印象往往就是“穷山恶水出刁民”,建国初期,这里就曾因匪患猖獗而被称为“中国的盲肠”。但湘西,同时也是一个美得令人神往的地方,这里有奇异的山水、古老的村寨、淳朴的民风和神秘的文化,一部《乌龙山剿匪记》让藏在深闺的风景走进了人们的眼帘,《血色湘西》、《战士》则让人们更多的了解到了湘西的风土人情,也让人们逐步投入湘西的怀抱。

  在湘西,除了耳熟能详的凤凰古城、矮寨、德夯、猛洞河等热门景区,还散布着无数的古镇古村,像洒落在十万大山里的一颗颗珍珠,而最具代表性的当数永顺王村、花垣茶峒、龙山里耶和泸溪浦市这“湘西四大古镇”。王村,因电影《芙蓉镇》而声名鹊起并更名为“芙蓉镇”;茶峒,也因小说《边城》闻名于世而更名为“边城镇”;里耶,因出土秦简而走出深闺;浦市,则享有“湘西四大古镇之首”的美誉,至今仍是沅水流域重要的商埠码头。里耶太远,浦市、茶峒曾经路过,去芙蓉镇倒成了一个心愿,几经周折,终于在国庆假期得以成行。

  说来惭愧,电影《芙蓉镇》我还没有看过。为了方便游览,我临阵磨枪看了这部影片,也算是做做功课吧。10月3日,与表弟、表妹3个家庭7大4小早早出发,先去芙蓉镇,再陪他们游边城,返程时顺路到矮寨大桥看看。

  小车在吉首下了高速,沿着S229省道在崇山峻岭中穿行,时而爬到山腰,时而扎进谷底,时而钻入隧道。沿途的风景曾在火车上见过多次,但不如坐小车这样身临其境的真实。毕竟坐小车可以随时下车踩踩脚下这片厚重的土地,触摸路旁苍翠的草木,同时也因路况不熟、路途崎岖而充满着好奇与担心,这感受绝不是坐火车所能体会得了的。历经3个小时的跋涉之后,终于到达——

  芙蓉镇

  芙蓉古镇的入口是一座木质古门楼,檐三层,盖黑瓦,门楣上挂大导演谢晋亲笔题字的鎏金匾额——“芙蓉镇”。旁边立一巨石,朱漆书就两个大字——“王邨”,“邨”(音cun),即村也,“王邨”即王村,为芙蓉镇的原名。由于时值晌午,烈日晒人,来不及游览古镇,大家商定先找住处稍作休整。当地一个拉客的介绍,到她们位于古镇里面的宾馆住,买门票可以打折,于是开车经芙蓉路绕到了猛洞河宾馆。宾馆地处酉水河畔,下面就是芙蓉镇码头。码头由青石铺成,上建一城楼,城楼虽只三层高,但从码头上看去,却也巍峨大观。城楼底层用麻石砌成,城门两边挂了副凸显芙蓉镇区位交通优势的行书长联;上两层为木楼,栉风沐雨,看上去也颇有了些年纪,二楼正中也挂“芙蓉镇”匾额,似在告诉游人这座小镇独特的文化底蕴。在码头边的一家餐馆匆匆吃罢午饭,回到码头先坐游船一观酉水画廊,船票40元/人,老船工把长篙在青石上一点,码头就渐渐地远了。

  待船掉好头,船工便开动马达,江风扑面而来,甚是舒爽。儿子自然欢呼雀跃,大家争相拿出手机在船头船尾狂拍。尽管早就知道芙蓉镇是因谢晋导演在这里拍摄了由刘晓庆和姜文主演的根据古华获第一届茅盾文学奖的同名小说改编的电影《芙蓉镇》而得名,但想来这个小镇,还是因为在网络上看到一个《挂在瀑布上的芙蓉镇》的视频。吸引我眼球的不是那飞檐翘角的土家建筑和米豆腐,而是源于那挂美丽的双叠瀑布。芙蓉镇巧借地势不做任何修整地建在酉水边的小山上,这是芙蓉镇区别于其他古镇的显著特征。从河面上看,芙蓉镇所在的小山就像一把太师椅,椅背和扶手三面建房高低错落有致,居中一水中流双瀑飞挂。曾经在网络上看到一些老照片,瀑布竟然是三叠,而眼前却少了一叠,大概是下游凤滩电站蓄了水,最下面的一叠已经沉到水里去了。瀑布下面的深潭里,游着三只大大的小黄鸭,远远望去,十分醒目,想必招徕了不是游客。船往下游驶去,河面上游船不时来回交汇,偶尔还有几艘客轮在此停泊。河面宽约三、四百米,河水清澈澄碧,沿岸绝壁高耸,裸露的岩石上间或点缀些许灌木和野草,在秋日的阳光下招摇着丝丝绿意。

  酉水,发源于湖北宣恩,由重庆酉阳、秀山辗转湘西龙山、保靖、永顺、古丈等地后在怀化沅陵注入沅江,再经洞庭湖通江达海。20世纪60年代以前,湘西与外界的联络就靠这条黄金水道,一只只木船将湘西的桐油、五倍子、兽皮、药材等土特产运出,再将下游的洋油、盐巴、布匹、日杂百货运回来。河水多激流险滩,行船时,船工们每每喊出号子:“辰州上来十八滩,二面二幅桂竹山,人说桂竹无用处,小小桂竹撑大船,船儿弯到北关山,打酒称肉铁炉巷,东关豆腐西关酒,流氓痞子溪子口……”船工即兴编唱,一般是一人领唱,众人伴唱,采用夸张、讽刺、比喻等手法,描绘酉水两岸的风土民情,感叹生活的艰辛。游船穿过芙蓉镇大桥和在建的永(顺)吉(首)高速高架桥后折返至芙蓉镇上游,一水之隔就是古丈县的河西镇,红石林、坐龙峡等热门景区就坐落在附近。在我们麻阳,锦江河流经12个乡镇,沿河两岸大都属同一个乡镇管辖。姑妈就住在锦江河边,她出门少,于是叹说道,这边是永顺,那边是古丈,只隔了一条河,就是两个县了啊,真是稀奇。我介绍说,我们明天要去的边城还是三个省呢,姑妈差点就惊掉了下巴。

  约莫半小时后重回码头,顺着城楼左侧的廊桥往瀑布而去。廊桥上有许多小商贩,叫卖着各种旅游产品和特色小吃。廊桥中间立着一座铜像,神形兼备,惟妙惟肖,头戴帽子留长辫,手拿算盘戴墨镜,活脱脱一副账房先生的模样。一女游客欲取下算盘拨弄时,铜像却突然咧嘴笑了,“妈呀,这是活的!”女游客大惊,儿子也脱口爆出一句幼儿园学来的粗口??——“我草,吓老子一跳”,引得周边的人笑成一团。我问“铜像”合个影多少钱,他说一次10元,想让儿子与这尊财神菩萨合个影,但儿子显然吓得不轻,马上跑开了。

  走过廊桥,便来到了瀑布底下。尽管时值秋天水量没有春夏的大,但瀑布看起来依然漂亮。河床靠近崖边的岩石把瀑布分成了三截,水从头顶跌落,飞珠溅玉般倾入脚下深潭,随风飘拂的水雾迎面送来阵阵凉意。儿子一直就喜欢瀑布,见到顺着崖壁流下来的水,马上拉着他妈妈跑过去,伸出小手与瀑布来了个亲密接触,全然不顾水流打湿了头发、衣服和鞋子。顺着崖下游道穿过瀑布,来到潭边一观瀑布全景。三截随风飘动的水幕在头顶流动,溅起的水雾在阳光下形成了小小的彩虹,如梦  似幻。瀑布上面是土家特色的建筑,无论明亮耀眼的黄色楼房,还是庄严凝重的黑色木屋,皆凌空展翅,几欲飞去,让人想起“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的诗句。潭边矗立一块石头,拓谢导“芙蓉镇”三字于其上,这与在华山五座主峰上拓金庸先生的“华山论剑”异曲同工,引得游人纷纷驻足留影。其实,在谢导离世多年之后的今天来看,多处地方拓上他的题字,这是一种宣传,但又何尝不是对他的一种怀念与感恩呢?观罢瀑布,回到宾馆,众人连了Wifi,只顾忙着刷屏。[!--empirenews.page--]

  小睡一会后,下午六时许再去古镇。沿着青石铺就的小巷拾级而上,虽没有凤凰那般的商业化,却也热闹、嘈杂。两旁皆是木屋,有原样保存的,也有经过修缮的,但都保留了土家的特色。小巷曲曲折折,历经岁月的风雨,有的石板被磨得溜光溜光,往下走时得小心打滑。沿途商铺林立,姜糖、干鱼、土匪烟、竹筒酒、八月瓜、土家蜡染、旅游工艺品,琳琅满目,不一而足。更难得一见的是印有毛主席和林彪的年画,这可是大宝贝呢。还有我们儿时看过的连环画,崭新崭新,当然这都是后来加印的,封底定价2毛3,居然卖10元。儿子自然喜欢,让他自己挑,竟选了一本《小二黑结婚》。这小子是不是有点早熟啊,我有点担心呢,呵呵。

  当然,最具噱头的自然是米豆腐,处处标榜着“正宗刘晓庆米豆腐”,真是瞎子见鬼——不计其数,令人难分真假。但在一处自称《芙蓉镇》拍摄地的店子里,厅中置一石头,拓有谢导的“芙蓉镇”三字,而其他的店子都没有这个招牌(估计也不敢用),我们相信这家米豆腐店是正宗的。妻小心谨慎的买了两碗,几个女人尝了一下,说并不怎么样。“刘晓庆米豆腐”,本来就是个噱头,想当年她卖的米豆腐也只是个道具,是不是她亲手做的,味道怎样,都无从得知。来芙蓉镇吃“刘晓庆米豆腐”,无非是受从众心理的驱动和想满足一下沾明星“光”的狭隘自豪感,味道怎样倒并不重要。店后的崖下就是瀑布,秋天的夜来得早,此时已是华灯初上,瀑布下的彩灯都打开了,水流变成了一匹匹五彩纷呈的画布。隔壁的“在水一方”酒吧正播放着音乐,有人在低吟浅唱,放纵着“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的心情。

  走过姜文写标语口号的转角,还有他与刘晓庆扫过的巷弄,穿过贞节牌坊,出了古镇,在“天下第一螺”对面店子吃晚饭。这菜比中午那顿好吃多了,但饭钱没得讲,分文不让,人家生意好,还有很多人站在边上等桌子呢。街上车子堵成一团,大巴,小车,摩托,进城的,出城的,喇叭响个不停。据说平时都没有这么拥堵,谁叫咱们赶上黄金周了呢,难怪宾馆的总台说到晚上开房,两百多的要涨到四、五百,黄金周,这一周挣的真的是黄金啊。

  吃完晚饭,从入口再入古镇,沿途古树夹道欢迎。土司王广场边有座老戏台,透过夜色,依稀可见“摆手堂”的字样。摆手堂,即土家族用于祭祀祖先和跳摆手舞的场所。湘西永顺、龙山,湖北恩施、宣恩、来凤等县,凡有土家族聚居的中心村寨,均建有摆手堂。每年春节过后,土家群众不分男女老幼,皆身着节日盛装,聚集摆手堂前,跳摆手舞,唱摆手歌,表演各种节目。

  过了广场,忽见前方旌旗猎猎,巨石上立了很多塑像,中竖一根长柱,原来是到了铜柱园。“溪州铜柱”,我听到过这个名字,在湘西一带颇有名气,但未明其详。塑像有王,有土家领袖,有将士和随从,一幅双方会盟的场景。只是园内灯光欠佳,无法获悉更多内容。走过挂满书法作品的土王桥,来到土王行宫,但由于不是正式游览时间,此时行宫已是重门深锁。本想再到瀑布下面观观夜景,又担心老老小小走夜路不安全,只好经瀑布上面的跳岩走到巷道返回宾馆。

  路过城楼时,码头上十分安静,东船西舫悄无言,惟见城头灯火烈,没有了白日的热闹。可以想象,在宁静的夏夜,一个人坐在这码头上,和徐徐江风,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该是何等的享受。问及其他人的想法,有戴上耳机品读小资美文的,有邀上三五好友打牌下棋的,有点支烟枯坐犯傻发呆的,也有撒下鱼饵钓鱼的,真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由于土王行宫边上的黑色木屋未曾走到,加之铜柱园未明究竟,总觉意犹未尽,于是决定第二天早上再走一次。

  次日清晨,与表弟沿着原路返回,部分店子刚刚开门,正在摆弄摊位,很多店门还关着,难得的清静。穿过贞节牌坊时,猛然想起昨夜有人在拍牌坊背面的字,但当时天色已暗,什么也看不清,现在一回头,只见赫然写着“圣旨”两字,一抹朝阳打在上面,为这牌坊增添了些许神秘。

  待回到铜柱园,方知铜柱是中国古代常作划分疆界的标志。据新旧《五代史》、《九国志》、《资治通鉴》记载,后晋天福四年(939年),爆发了湘西历史上著名的溪州之战。溪州人民在刺史彭仕愁的率领下,反抗楚王马希范的统治,双方激战后两败俱伤,只好罢兵言和,立铜柱刻盟约,规定各自所辖地域,互不进犯,楚王不得在土司所属诸州内任意征收捐税、拉夫派差、强买土特产等。从此不管在中原经历怎样的风云动荡时,封闭自守的彭氏统治却始终偏安一隅,溪州人民得享近800年没有边患战乱的安定。直至清雍正六年(1728年)“改土归流”,才终止了这种古代版“一国两制”的溪州土司制度。正中铜柱高4米,上刻“复溪州铜柱记”,共2000余字。园内另立柱八根,其中最早的是东汉马援的“象浦铜柱”,《溪州铜柱铭文》载:“我列祖昭灵王,汉建武十八年(公元42年),平徵侧于龙编,树铜柱于象浦。”

  到土王行宫时,还未到上班时间,大门依旧紧闭,只好返身走山的左侧,经翼南广场至左边崖下。崖上书“楚蜀通津”四个大字,津者,渡口码头也,意指王村自古以来就是楚国通往川蜀的重要渡口。本想到瀑布左上方的木屋群里去看看,恰好妻来电催促,只好从瀑布底下回到城楼边。

  在芙蓉镇转了三次,我一直有个疑问:芙蓉镇有这么漂亮的大瀑布,怎么当时的电影里竟然没有一个镜头呢?可能小说《芙蓉镇》本来写的是湘、粤、桂边界的一个小镇,并不在湘西,导演就刻意回避了这个地域特征鲜明的大瀑布。但是湘西有那么多依山傍水的古镇,为什么会偏偏垂青王村呢?也许谢导自有他的考量,由不得我这草根后人去评说的了。吃过早点,大家继续赶路,沿昨日来时的S229省道再转S230省道,穿过猕猴出没的猛洞河  自然保护区,再上张(家界)花(垣)高速,过保靖、花垣,直抵——

  边城

  边城,原名茶峒,坐落在湖南、重庆(1997年前属四川省)、贵州交界处,河对岸就是重庆市秀山县洪安镇,沿河上溯二三里地,就是贵州省松桃县迓驾镇,有“一脚踏三省”的美誉。“蜀道有近时,春风几处分;吹来黔地雨,卷入楚天云”,就生动地描绘了这里的独特区位优势。如果说,《芙蓉镇》捧红了刘晓庆(凭此剧获百花奖、金鸡奖最佳女主角),而刘晓庆又捧红了芙蓉镇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边城》成就了沈从文,而沈从文又带火了边城。

  边城,4年前去秀山考察时曾临时停车小走一番,对地形、路况还有些印象。停好车准备进景区时,却发现前方拦了一道木杠,原来要收门票了,我一同学上个星期才到都不收啊,又是黄金周。有了芙蓉镇的经验,在边上找了个当地人,她们说坐她们的游览车进去不要门票,每人只收5元钱的车费。大家仔细询问了一番,确信她们不是骗子,于是跳上游览车一溜烟进了城。湘西古镇的风格其实大同小异,以吊脚楼、封火窨子屋居多。看过了凤凰,又才游了芙蓉镇,对古城没了什么兴致,在车上转了一圈之后,下车来到河街。[!--empirenews.page--]

  芙蓉镇的山,是比较伟岸大气的,而边城的山,却多了几分妩媚灵秀。“两岸多高山,山中多可以造纸的细竹,长年作深翠颜色,逼人眼目。”清水江从贵州流过来,过花垣,在保靖县城上游汇入酉水。河水到达边城时拐了两道弯,在第一个拐弯处,与从洪安那边过来的一条小溪把水中的沙地分成了两个小岛。左边的较小,名“三不管岛”。顾名思义,原来是重庆、贵州、湖南都不管的地方,但现属重庆市秀山县洪安镇管辖。岛上建了家宾馆,托地名之福,生意自然红红火火。右边的稍大,叫“翠翠岛”,显然是为旅游开发新起的名字。岛上立有翠翠的雕像,但她是背对河街的,到底“长”的什么模样,不得而知。想看芳容,得买门票坐船过去(这也确实是增加门票的好办法),4年前就曾因忙于赶路来不及登岛而倍感遗憾,只是与翠翠的背影合影做留念。

  河街游人如织,水边停了很多游船。这游船,跟芙蓉镇的机动游船不一样,全是船工划桨,要坐的话,每人20,逆流而上到三省交界处的水坝。时间已到中午,因还要去矮寨看大桥,只得放弃了坐船,于是带上儿子坐了乌篷船去翠翠岛,其他人就在河边闲逛。

  小岛四周翠柳环抱,横向长约百米,纵向长不过五六十米,周围摆上石墩,用铁链连着。翠翠站在岛的上端,面前是一个小广场,一批游人正在学唱苗歌,还有些游客在舞龙师傅的指导下学舞龙,手脚自然笨拙,令人忍俊不禁。再走近看翠翠,是一尊白色雕像,一条长长的辫子垂在身后,大黄狗就站在她的身边,抬起头看着它的主人。也许是阴天的缘故,翠翠的肤色看起来有点黑。“翠翠在风日里长养着,把皮肤变得黑黑的,触目为青山绿水,一对眸子清明如水晶。”此时的翠翠向右侧着头望着高速公路那边,眸子里却似有淡淡的哀愁,她一定是在等那个人回来。

  岛的下端建了一道河坝,提升了清水江边城段的水位,让河水显得如翡翠般的碧绿。坝下约200余米的山腰处有一白色的小塔,掩映在苍松翠柏之中,远处就是高速公路高架桥。“由四川过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色小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小溪流下去,绕山岨流,约三里便汇入茶峒的大河。人若过溪越小山走去,则只一里路就到了茶峒城边。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故远近有了小小差异……”从《边城》开头这两段文字来看,白塔应该在小溪上游的三里地处,但现在的白塔就在茶峒下方300米的大河边,与文中的位置不相符。倒是后来在卫星地图上看到今洪安收费站附近,小溪拐了一个大弯,距茶峒约二三里地,与文中描述有些吻合,白塔应该在那个位置吧。到底是沈大师将这些资源都整合到茶峒去了,还是后人为旅游在大河边新建了白塔,不得而知。

  上岛时,老船工曾要我们回去时坐大船。所谓大船,其实就是拉拉渡。“渡船头竖了一枝小小竹竿,挂着一个可以活动的铁环,溪岸两端水槽牵了一段竹缆,有人过渡时,把铁环挂在竹缆上,船上人就引手攀缘那条缆索,慢慢的牵船过对岸去。”这是《边城》原文的描述,但现在的拉拉渡已经不是渡船,更像一艘游船,船内漆得朱红发亮。船的两头都是敞开的,两头都是船头,没有船尾,上的时候在这边上,下的时候从另一头下。船舱两头的中间位置各绑定一根碗口粗的木头,各挂一铁环,中间穿了一根手指粗的钢缆,两头嵌入码头上。待客人坐好,船工将一截挖有凹槽的尺余圆木卡在钢缆上,一点一点把船拉到对岸。拉船的动作并不复杂,船工面向钢缆打开双腿站好,伸开左手把圆木卡在钢缆上往右慢慢拉,腿不用移动,待圆木移到右肩时松了圆木,复又卡在左边去,如此反复,船便慢慢向对岸驶去。有人借过圆木卡在钢缆上,用两只手拉着从船中间走到船的另一头,我说,“哥们,你那是拉纤的节奏啊”。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也蠢蠢欲动,终于按耐不住,一把要过圆木,照船工的样子拉了起来,效果不错,但动作远没有船工的娴熟。

  上岸汇合后,大家沿着河街找店子吃饭。到了边城,不得不提起一道菜,名叫“一口吃三省”(洪安那边叫“一锅端三省”)。听口气,连皇帝老子也会吓一跳,一口就吃掉三个省,那几口下去,老子的天下还不被茶峒的吃货吞掉了吗?据说这食材用的是湖南的鱼、贵州的豆腐和重庆的酸菜,其实就是我们经常吃的酸菜鱼炖豆腐。但食材是不是三个省的,鬼才知道,可能跟“正宗刘晓庆米豆腐”一样,也只是一个噱头。那年路过边城时,我们是在洪安那边吃的,鱼是鲤鱼,今天在边城却找不到鲤鱼,全是黄刺鱼。估计不是没有鲤鱼卖,而是黄刺鱼价格高,好赚钱,这又是黄金周惹的祸。店子里生意火爆,客人满满,老板娘、打杂的忙得团团转,往往是这一座刚吃好,还来不及收拾碗筷,在边上等候的人马上就抢着坐了下来。等主菜端上来,我要了杯糯米酒。表妹夫却要了杯猕猴桃酒,抿了一下,是包谷烧泡的,十分厉害,赶紧找老板娘换成糯米酒。说是糯米酒,其实就像甜酒,没什么度数,极好下喉,于是又多要了两杯。

    

  走到边城古码头,这里也是拉拉渡,两端连着边城和洪安。洪安,为重庆的东南大门,也曾经是湘川军事要地。1949年11月6日下午,刘、邓大军前卫部队到达花垣茶峒附近。国民党守军封锁了洪安与茶峒之间的所有通道,把上百船只全部拖走,烧掉了湘川公路入西南的唯一大桥,截断了水路陆路交通,妄图阻止刘邓大军入川。解放军先头部队在当地百姓的协助下,将木船改装成简易渡船,在强大火力的掩护下,由20多个搬运工人撑船,载着数十名解放军战士向洪安码头边打边进,一举击溃洪安守敌,胜利进入大西南第一镇,第二天便解放了秀山县。为纪念这一战役,后来在洪安桥头修建了“刘邓大军挺进大西南纪念碑”,邓小平亲笔题写碑名:“走向大西南”。纪念碑旁,立着刘邓二人的雕像,刘伯承抬起右手指向前方,似在指挥大军西进。2011年11月到洪安考察时,当地负责人带我们参观了刘邓大军挺进大西南“二野”司令部洪安旧址和刘邓大军进军大西南陈列馆。在那里,我们见到了当年渡江时用的木船和部分枪炮,在一幅幅珍贵的历史照片面前,竟意外的见到了老乡——平江起义的领导人之一、第四届全国政协副主席、新中国第一任铁道部部长——滕代远,也可以说是他乡遇“故知”了。

  水面游船来来往往,欸乃桨声划碎了如黛青山的倒影。其实,花20元去看“一脚踏三省”的水坝,在这青山绿水之中徜徉,相比在芙蓉镇坐船看酉水画廊,性价比自然要高出不少。想到这里,不禁为弃坐游船而暗生悔意,也许事不过三,留得下次再说吧。[!--empirenews.page--]

  回到停车场,本想步行去洪安,带他们一起走走重庆的土地,但也许是这两天舟车劳顿,大家都没有了兴致。于是以车当步,钻过边城楼,跨过边城——洪安大桥,“刘邓大军挺进大西南纪念碑”也不看了,径自穿过洪安镇,在洪安收费站上高速返程。车过边城时,翠翠还站在岛上向这边张望,似在目送我们离去。这是一座属于翠翠的边城,来边城的人都是源于对翠翠的向往,对她的拉拉渡的好奇;翠翠也只属于边城,她一直未曾离开边城,至今仍在守护着这一方生她养她的山水。想起去年某地办节会,竟让翠翠跑了200来里路,在河中的跳岩上大跳《小苹果》博眼球,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如此搞商业活动,与其说是一大创意,倒不如说是不择手段,这是对翠翠的绑架,对原著的恶搞,对沈老的不尊。倘若沈老再世,真不知他老人家会做何反应……还来不及多作思索,车已过清水江高架桥,载着我们赶往——

  矮寨

  矮寨,位于湘西自治州吉首市西约15公里处,湘川公路在此穿过。在山顶上俯瞰寨子,觉得很矮,房子似火柴盒般大小,矮寨因此而得名。矮寨大桥是湘渝高速、包茂高速吉(首)茶(峒)段的重点工程,大桥的建成,使得过往车辆不用再绕道令人心惊肉跳的“矮寨公路奇观”,不仅改变了湘渝两地的交通现状,还为美丽的德夯大峡谷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过往游客到此都要去观景台拍照留念。

  在矮寨收费站下了高速,表弟却一时找不到去观景台的路,加之突然下起了小雨,气温骤降,只好放弃去观景台,再上高速回家。大家虽心有不甘,也只能相约下次。车行数里,忽见对面山腰停了很多小车,密密麻麻,那上面就应该是观景台了吧。前方出现一个隧道,妻先前曾打此路过,她告诉我们,过了这隧道就是大桥了,大家顿时兴奋起来。穿过这个弧形隧道,就看到了大桥,大家掏出手机准备拍照。

  令人惊讶的是,大桥上面竟然停了很多车辆,很多人站在桥上拍照。MD,大桥上停车拍照,这不是作死的节奏么?真是天下奇闻!妻说,以前有交警在桥头值班,今天怎么不见了?我一边拍,一边说不要停车,这很不安全,只要表弟慢点开,好让我们拍得清晰一点。但峡谷的风光确实迷人,加之桥上人、车实在太多,大家的胆子突然大了起来,像中国式过马路一样,在桥中间停了,小心翼翼地下了车,站到栏杆边拍照。眼前是奇峰秀谷,矮寨镇就在我们的脚下,山风吹来,真怕自己一不小心会被吹了下去。这风景,用再华丽的辞藻来描绘都是多余,只能概括为一句话:美到没朋友!

  这桥为钢桁梁悬索桥,桥面到峡谷底落差达355米,创造了跨峡谷悬索桥(主跨1176米),首次采用塔、梁完全分离的结构设计方案,首次采用“轨索滑移法”架设钢桁梁,首次采用岩锚吊索结构并用碳纤维作为预应力筋材等四个世界第一。修桥时,用飞艇拉着悬索桥先导索从茶峒端飞向峡谷对岸,将先导索牵引到吉首端的巨型桥塔上。先导索直径虽只1毫米,但可承受450公斤的重量,它是第一级绳的引导索。通过先导索再逐级把牵引绳放大,第二级绳直径放到6毫米,接着是9毫米、16毫米、22毫米的钢丝绳,一级一级加大,将桥主体结构从桥的一端牵引到另一端。那年去花垣时,大桥正在施工,就想等第二年通车了再来看大桥,谁知这一等,就是4年。

  桥面下方还建造了一条长廊,供游人观光。但正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今天站在桥上,视野空阔,山雨微来,这千年一遇的感受应该可以甩观光走廊好几条街了吧。忽然想起卞之琳的《断章》:“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此时此刻,站在桥上的我们,不也正成了观景台上游人眼里的风景么?

  桥下就是享誉盛名的矮寨公路,从矮寨镇顺着绝壁一直盘旋到山顶。整条公路就是在这近乎垂直的绝壁上开凿出来的,公路全长近7公里,从坡顶到坡下共13道大弯。这段公路水平距离虽不到100米,垂直高度却有440米,坡度约70-90度,因而被称为“矮寨天险”。入川道路尚且如此,“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就不难理解了。据说当年施工时,是先在山体上切割出一道道长条台阶,然后将台阶两端连接,实在无法连接的便悬空砌出一个圆形的转盘,让汽车成“∝”形转弯。车近山顶,处于两山之间的公路已无法修上去,便大胆采用了立交桥的设计,依山在公路上方建桥而过,因此这座立交桥成了中国的第一座公路立交桥。

  公路始建于1933年,1936年竣工,是当时华中通往重庆的唯一通道,主要是为了撤退转移和迁都方便。由于工程异常艰险,死难员工200余人,为了纪念他们,就在这里塑造“开路先峰铜像”。铜像一手紧握钢钎,一手挥动铁锤,不畏艰险开山凿石。在山顶上,还立了一座“湘  川公路死事员工纪念碑”,它与“开路先锋铜像”上下呼应,永垂千古!

  回到家里,感慨良久,草写一首小诗,《过矮寨》:“矮寨天险十三弯,峡谷长桥凌空悬。寨里望桥帽已落,桥上瞰寨腿犹颤。热血巧架通天路,丹魂勇凿生命线。湖湘儿女多壮志,开来继往铸奇观。”

  回想这两天的旅程,如果分别用一个词来描述三个景区特点的话,那芙蓉镇就是“瀑布之上”,边城为“山水画卷”。而矮寨,该如何概括这大桥和天险,却是一道不小的难题,“天险天路”,总觉得俗气,“旷世两奇观”,也并不如意,且留得日后再去斟酌吧。

  美丽神秘的大湘西,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2015年10月

转载请注明出处嵊州长乐自学网 » 从芙蓉镇到边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