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zclzx.net

西湖四月天

走进四月的西湖,仿佛是走进了清音幽韵的唐诗格律里,又像是走进了清丽婉约的宋词气韵里。袅袅婷婷的岸柳,雾气朦胧的湖面,飘飘悠悠的小船,以及远处的山峰和塔影,无不氤氲出唐诗的疏朗空灵和宋词的婉丽柔美。

  西湖三面环山,一面是城。西南有龙井山、理安山、南高峰、烟霞岭、大慈山、临石山、南屏山、凤凰山、吴山,北边有灵隐山、北高峰、仙姑山、栖霞岭、宝石山,众山瑰意琦行地携手掬出一颗璀璨夺目的明珠,这就是名播四方的西湖。西湖躺在群山的怀抱里,风情万种地看着那一面美轮美奂的杭州城。于是,杭州城的剪影里便有了碧水的娇媚,青山的阳刚。

  踏上充满诗情画意的苏堤,举步施施而行,心里骤然闪出苏东坡“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的诗句。这笔底春风的诗句,抒发了苏东坡对西湖情真意切的爱。后来,他把这种爱落实在了行动中。苏东坡为官此地,开浚西湖,取湖泥葑草筑堤,堤横贯南北,全长2.8公里。堤上有“映波”、“锁澜”、“望山”、“压堤”、“东浦”、“跨虹”六桥,既古朴典雅,又美观大方。

  当然,苏堤的美不单单在桥,还有堤上的桃花、秋芙蓉和杨柳。眼下堤上的桃花盛开了,粉红的花朵一簇簇、一蓬蓬,灼灼耀目,把苏堤装扮的像一个迎亲的新郎,为西湖这泓碧水增添了喜气洋洋的色泽。漫步在夹堤映水的两行柳绿花红间,游目骋观,仿佛行走在春意盎然的诗词境界里,让人禁不住眼开眉展、怡然自乐。

  白堤东起“断桥残雪”,经锦带桥而收于“平湖秋月”。“断桥”凄婉的爱情故事并没有让白堤温柔起来,它像一把锋利的刀,把西湖切割成外湖和里湖。然而白居易却不这样认为,他的“谁开湖寺西南路,草绿裙腰一道斜”写的就是白堤之柔之美。其实,诗中已经透露出白堤并不是白居易修筑。白堤原名白沙堤,又叫孤山路。因唐朝诗人白居易在杭州三年写下了许多赞美西湖的诗篇,并在任职期内对西湖进行了疏浚、清理湖底污泥,扩大西湖水面以及疏通水系系统等工程,为百姓做了一些好事,百姓为纪念他的功绩便将白沙堤更名为白堤。后来堤上广植桃柳,景致迷人,故又称十锦塘。堤的一面是婆娑多姿的碧柳,一面是花团锦簇的桃树,放眼望去犹如一条漂浮的锦带,披挂在西湖的婀娜之躯,芳菲妩媚。

  当然,在西湖最叫人啧啧称道的当属“小瀛洲”。“小瀛洲”并非自然形成,而是多少年来,人们用古典造林手法建设起来的一个园林艺术精品。匠心独运的“小瀛洲”是西湖三岛中面积最大、景观最丰富、知名度最高的地方,被誉为“西湖第一胜境”,亦是江南水上庭院艺术的代表作。我们乘船前往,领略了“湖中有岛,岛中有湖”的妙趣。“小瀛洲”形如“田”字,外围和内十字有岛桥相连,亭台楼榭,点缀其间。岛南的“我心相印亭”,是观赏“三潭印月”的最佳地点。每到中秋月夜,放明烛于塔内,烛光外泄宛如15个小月亮。月光、烛光、湖光交相融合,意境幽远,景色朦胧。

  我们匆匆地走,匆匆地看,直到天色向晚。毋庸置疑,在走马观花似的游览中,纵使有太多的感慨闪现,也一次次地被倏忽而至的美妙景致所遮蔽——是的,西湖是静的、柔的,美的,同时又是婉约、脱俗和浪漫的。那些让人无法安之若素的拱桥、群山、高塔、楼宇、泉瀑、阁亭以及洞院,无不演绎着“许仙与白娘子”、“梁山泊与祝英台”、“苏小小与阮郁”、“苏东坡与琴操”等凄美哀婉的爱情故事,这些爱情故事在我的脑海里变换着,在历史和现实之间变换着,在生活和诗意里变换着,变得越来越迷离,越来越凄婉,也越来越梦幻。

  其实,梦幻的西湖就是一幅楚楚可人的水墨画,氤氲出清秀、空灵的气韵;又是一首荡气回肠的爱情诗,流淌着哀感顽艳的故事……

转载请注明出处嵊州长乐自学网 » 西湖四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