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zclzx.net

洞天福地话洞头

腊尽春回,我来到温州。在温州朋友的引领下,我们乘车驶往水秀山明的洞头。

  洞头是“百岛县”,辖内168个大小岛屿像一串璀灿夺目的珍珠,镶嵌在碧波万顷的东海之滨,熠熠生辉。

  因了清代诗人王步霄“苍江几度变桑田,海外桃源别有天;云满碧山花满谷,此间小住亦神仙。”一诗的赞美,洞头便有了“海外桃源”之称;又因台湾诗人余光中游览洞头后题词——“洞天福地、从此开头”,洞头又荣膺了“洞天福地”之誉。

  其实,古往今来看洞头,一般只知道这里是兵家扼守之地。南宋以来,各个朝代都有军队在这里安营扎寨,洞头几个山头的烽火墩遗址以及郑成功校场遗迹、南炮台山抗倭英雄戚继光遗迹,便是最好的佐证。新中国成立后,洞头卓尔不群的地理位置铸就了百姓尚武戍疆、爱国爱岛的品格。岛上军民携手联防、共守海疆,蔚然成风。以洞头女民兵连为原型拍摄的电影《海霞》在全国放映后,洞头“先锋女子民兵连”骤然间声名鹊起。近年来,随着国家级海洋公园的建设,洞头旅游业也勃然兴起;昔日的海防前线,今天成了人们趋之如骛的旅游地。;远处散落的岛屿与大海相交相融,氤氲出一幅幅刚柔并济的山水画卷,赫赫扬扬、美不胜收。

  车行驶到壁立千仞的半屏山,我们下车观瞻。放眼望去,半屏山东侧的断崖峭壁拔地参天地立于大海之中,怒截狂涛。错落不齐的崖壁绵延数公里,桀骜不驯地幻化出惟妙维肖的迎风屏、憨态可掬的赤象屏、争奇斗艳的孔雀屏、气势磅礴的鼓浪屏……难怪这里的巨幅岩雕被誉为“神州海上第一屏”呢,这方栩栩如生的天然岩雕画卷,看上去确实让人荡气回肠,不能自抑呢。

  我们乘船绕行,但见一巨礁巍然耸立,形状犹如风鼓大帆,当地人称“一帆峰”;和“一帆峰”相对应的是“渔翁岩”,怡然自得的“渔翁”自鸣得意地席地而坐,与“一峰帆”构成一幅天趣盎然的“渔翁扬帆”图,彪炳日月。这些比肩叠踵的礁岩,随着船的移动其形象也在变化——“泥牛入海”、“八仙过海”、“映霞屏”、“孔雀屏”、“虾将岩”、“海鸳鸯”、“海猪槽”、“黄金印”、“龙宫门”、“迎风屏”、“听潮屏”……一幅幅妙趣横生的景象,次第闪现,流光溢彩。其中,尤以“黑龙腾海”为奇。峭壁上显露大片黄色崖石背景,夹一条长约百米的黑色岩脉,其势左高右低,近看岩脉一端酷似龙头,远望却如泼墨之龙奔腾跳跃,扑向大海,让人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艺术造诣。

  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历史文化,洞头也如此。说到洞头的历史文化,不能不说望海楼。望海楼雄踞洞头烟墩山,始建于公元426年。遥想当年,永嘉太守颜延之巡视沿海,对洞头的秀水明山赞不绝口,后在烟墩山叩石垦壤、伐木筑楼,以观海景。颜延之的功绩不但是把望海楼做成了一方景观,还让这方景观在岁月的演变中形成一种文化。

  然而,料远若近的颜延之做梦也没有想到,唐代诗人张又新任温州刺史时会追寻着他的足迹来洞头寻觅望海楼。只可惜,经历了400年风雨沧桑的望海楼,早已不见了踪影。张又新只得落寞地写下“灵海泓澄匝翠峰,昔贤心赏已成空,今朝亭馆无遗制,积水苍浪一望中。”

  追寻着颜延之的残留信息,我们迫近了玉砌雕阑的望海楼。现在的望海楼,系2005年重建而成,楼层明三暗五,楼色暗红,青瓦彩檐,层层木雕,吊角而起,冠冕堂皇,真格是“仰层檐抱月,曲槛横云,气吞吴越三千里;俯灵海奔涛,遥天返棹,名贯东南第一楼。”

  我们信步登上最顶层,蓦然间眼界开阔起来。东瞻西望,游目驰怀,湛蓝的天空下洞头渔港、半屏山、新老城区、跨海大桥以及大海苍茫的姿影,尽收眼底。纵然是碧空如洗,可远方的景致依旧弥散着一层雾气。雾气里的碧海、岛礁,大地、建筑,以及大堤和大桥,都变得朦朦胧胧、亦真亦幻。

  老实说,这一碧万倾的胜水佳地,确实像气韵迤逦的“洞天福地”,让我们目酣神醉、不想离去呢……

转载请注明出处嵊州长乐自学网 » 洞天福地话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