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zclzx.net

延安放歌

岁暮天寒,我来到延安。

  干燥的寒风掠过后,延安城碧空如洗,鳞次栉比的大厦高楼、穿城而过的干枯河床以及远处的山峁沟壑裸露出的黄色泥土,都沐浴在灿烂的阳光里。

  延安有山也有水,是个宝地。山有宝塔山、清凉山、凤凰山,水有延河、汾川河。河河交汇,三山鼎峙,鼎峙出“三秦锁钥,五路襟喉”的要塞之说。吴起、蒙恬、范仲淹、沈括等诸多文韬武略的古代名将,都曾在这一片广袤的黄土高坡上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延安也成了烜赫一时的古战场。然而,最让延安闻名遐迩的当属1935年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的进驻。由此,世界记住了延安这个闪闪发光的名字,记住了这个独树一帜的“红色之都”。

  踏着一地阳光,我走进这片沟壑纵横的圣土,原本静如止水的心也汹涌澎湃起来,扶摇起虔诚和敬仰;思维也似乎长出了翅膀,扑扑噜噜地飞向宝塔山、杨家岭、枣园、南泥湾……飞向那波澜壮阔、可歌可泣的革命历史画卷。

  到延安,不能不登宝塔山。宝塔山原叫嘉岭山,山不高,却俊秀;不奇,却雅致。当然,冬天的宝塔山已经少了许多草木葳蕤的色彩,但我依然从明朝知府顾延寿的诗句里窥探出了她以往的葱茏和妩媚:“嘉岭叠叠椅晴空,景色都归西照中。塔影例分深树绿,花枝低映碧流红。幽僧栖迹烟霞坞,野鸟飞归锦绣从。”宝塔山不但风光旖旎,还是整座延安城的标志,也是革命圣地的象征。在十三年的峥嵘岁月里,毛主席和党中央在宝塔山下英明决策,指挥若定,取得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奠定了新中国成立的牢固根基。人们赞美宝塔山,是因为这一方土地曾经镌刻着中国革命前进的步履,铭记着领袖艰苦奋斗的铿锵足音,同时也是赞美中国共产党在宝塔山下创立的一种延安精神。

  说到延安精神,不能不说南泥湾,南泥湾是延安精神的发源地。南泥湾在延安城东南45公里处,是典型的丘陵沟壑区。1941年春,由于当时国民党反动派对陕甘宁边区及抗日根据地实行经济封锁,外面的物资无法运进,所以,中共中央命令八路军三五九旅进住南泥湾屯垦戍边,开展自给自足的大生产运动。这支卓尔不群的部队雨卧风餐,披荆斩棘,以坚韧顽强的毅力在荒山野岭上垦荒播种,战天斗地。用短短的三年时间,便把荆棘遍野、荒无人烟的南泥湾变成了“处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的“陕北好江南”。后来著名歌唱家郭兰英演唱的歌曲《南泥湾》,让黄土高坡上的这块神奇土地名播四方,也让“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南泥湾精神牢牢地镌刻在了中国革命的史册上。

  拜谒杨家岭、枣园,瞻仰领袖住过的窑洞旧居,让我不禁感叹唏嘘。窄小的居室,简陋的客厅,一张木床,一张木桌,这一切就是毛主席居住窑洞的全部家当。毛主席就是在这种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孳孳不倦、伏案疾书,用自己的天赋和智慧写出了《五四运动》、《青年运动的方向》、《被敌人反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发刊词》、《纪念白求恩》、《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新民主主义论》、《抗日根据地的政权问题》、《目前抗日统一战线中的策略问题》、《的序言和跋》、《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反对党八股》、《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等光辉著作,那一篇篇遒劲有力、硬语盘空的文章成了中华民族争自由、争独立、争解放的行动指南,也成了中国共产党革命理论宝库的最辉煌篇章!

  时光如梭,天色向晚。宝塔山、杨家岭、枣园、南泥湾……这些粲然可观的红色景观在我的景仰中渐行渐远,然而,革命前辈创下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延安精神,却牢牢地铭刻在了我的记忆里,让我心开目明。那一幕幕点亮目光的红色景观仿佛是一个个激昂奔放的音符,在我的心弦上欢快跳跃,唤起我心底尘封已久的激情,也唤起我尘封已久的质朴和纯真。

转载请注明出处嵊州长乐自学网 » 延安放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