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zclzx.net

觅韵贵阳

解读清音幽韵的贵阳城,正是腊尽春回的季节。我津津有味地极目迥望,天空中氤氲着湿漉漉的水汽,似雨似雾。雾气把山、水、建筑捂藏在飘渺朦胧、似幻似梦的氛围里,看着让人养心悦目。养心悦目的景致次第闪现,荡漾着柔柔幽幽的诗情和旖旎迷人的画韵。

  作为一座城市的创意,贵阳城采撷了天下山水之精华。华丽间见朴拙,婉约里显温雅。青山巍巍,层楼叠榭,河水流碧,碧水、青山、建筑,浑然一体,相映生媚;推窗则清水潆洄、灵秀扑面,登山则青葱满目,美轮美奂。自然之神不经意间的一个手笔,把这里勾勒成喀斯特地貌,勾勒成了一个诗情画意的境地;贵阳人因地制宜、依山造城,把山、水、建筑融合成了令人企慕的居住佳境,耸壑凌霄。

  毋庸置疑,贵阳山城与重庆山城因地理位子不同,风貌也变得迥然有异。重庆山高坡大、地势险峻,鳞次栉比的大厦高楼盘山而筑,错落有致,看上去气势磅礴,宏伟大气;而贵阳四围是山,山小坡缓,建筑依山傍水而筑,整座城卧在盆地里,像一个刻意雕琢的大盆景,玲珑剔透,典雅精致。环抱贵阳城的山有黔灵山、八角岩山、百花山、照壁山、乌峰山、北家山、螺丝山、毛安坡山、观风台山、炮台山、南岳山、斗篷山、大尖山、笔架山、猫口山、仁家山、兰花坡山、狮子山、金顶山,山不高,却俊秀;不险峭,却柔媚;不刚毅,却坚韧。屹立的群山像一个个昼警暮巡的卫兵,栉风沐雨地守卫在贵阳城的周围,无怨无悔,彪炳日月。

  鉴别一个城市的优劣不但看山,还要瞧水。一方水养一方人,一方水滋润一座城;水对于城市来说,至关重要。可以说,南明河是贵阳城的母亲河,没有南明河就没有贵阳城,更没有这一方文化。南明河是长江流域乌江水系清水河的源头,全长118公里。这一弯碧绿亮丽的河水静静地滋养着这座城市,滋养着这一方汉、布依、苗、回、侗、彝等族的人民。因为有了水,贵阳城顷刻间神韵鲜活起来,灵性流动起来,清丽婉约起来,文化也就流淌传承起来。

  说到文化,不能不说甲秀楼。甲秀楼矗立在南明河中的万鳌矾石上,有浮玉桥衔接两岸,始建于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阁楼四面凌空,高二十余米,三重檐四角攒尖顶,底层石墙,四围用十二根白棉石巨柱托檐,护以雕花石栏,巍然屹立河中,气势宏伟。甲秀楼未筑之前,元朝著名道士张三丰云游至此,顿感气象独特,断言在此修建一楼,不出三百年贵州定能出一名状元。因了“黔驴技穷”和“夜郎自大”的典故,黔人深知弘扬文化、开启心智的重要。明代中叶,王阳明再传弟子马廷锡在此建栖云亭,宏扬阳明学说。明万历二十六年,时任贵州巡抚的江东之,为改变贵州人文衰微,科甲考试天荒不破的窘象,在栖云亭旧址兴建一楼,以祈愿贵州的考子能科甲挺秀,故而起名甲秀楼。或许是巧合,或许是张三丰真有预测世事的本领,不及三百年,清光绪年间,贵阳府青岩镇的赵以炯就在科举考试中一举夺魁,圆了张三丰的言说。张三丰名声大振,甲秀楼也流播四方。至此,甲秀楼成了贵阳城的标志性建筑,也成了贵阳文化昌盛的象征。

  如果用花草勾勒贵阳的丰韵,当属兰花。兰花是贵阳的市花。兰花的香、色、神、韵等四绝,蕴含着内在美、情操美、品性美、神韵美等艺术审美价值。兰心蕙性的贵阳人以自己的细腻和周到将兰花调养的高洁清雅,楚楚动人。贵阳人趋之若鹜地爱兰花、品兰花、赞兰花,以花抒情,借兰言志,用兰花传承着自己的澹泊明志和地域文化,可称可赞。其实,贵阳城原本就是祖国百花园里独占一隅的一株兰花,她抱芳守节,不偏不倚,默默地吐香,静静地流芳,可圈可点。

  时光荏苒,惟日不足。未读透兰惠幽香的贵阳城,未看够画韵悠扬的贵阳景,便要踏上离去的征程,心里难免生出些许遗憾。遗憾就遗憾吧,让遗憾滋生悠悠的念想,让念想萌生重游的欲望。有朝一日,我再做一名足音跫然的回头“兰客”,重赏贵阳花,重品贵阳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嵊州长乐自学网 » 觅韵贵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