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zclzx.net

绘了千千的画,西塘

  品味江南水乡的灵秀是很久的梦想。也听人说,江南的三月最美,我就冥想着,一个雾蒙蒙的三月雨天,我撑着花伞,走在青石小巷,衣服素雅一些才好,身边无人更好,独自聆听小桥流水人家的幽静清雅,婉约浪漫……

  终于在三月末的一天,那个叫西塘的千年古镇就在我执着的步履间,不问前日的寒风残雪,今夕的浮尘杂事,从容地接纳了我。古老的青石路上,恍如梦中的蒙蒙细雨就真的淋在了我的身上、脸上,清凉又温柔,看得见雨丝却湿不透衣裳,这样的雨也是云做的吗?

  住了一家干净的客栈,走木梯上去,屋子里的墙壁和棚顶也全是干净的木条,散发着自然的清香,让心情安静而舒爽。店主人楼下的铺子里,有荷叶粉蒸肉、香喷喷的棕子、甜的或咸的青豆,还有油炸臭豆腐。值得一提的是西塘的臭豆腐,几乎每个巷子里都能闻到这种臭豆腐的“香”味,不但不讨人厌还经常有人闻“香”而往。当然,店主人不会亏待我的胃,尽可能的让我多品多尝,这倒合适了我的爱好,却违背了我一直想当个窈窕淑女的伟大梦想。

  雨有些大,可以淋湿了衣裳。我终于相信了,江南水乡的空中,也有一朵雨做的云。

  此时才想起,我的伞不知丢在了哪辆行色匆匆的车上。只好再去买。只是,狼狈的时候忘记了浪漫,我买的伞就是店主人卖的十块钱一把的那种,也许为了讨好店家,也许为了遮风挡雨,反正,那把花伞还在梦中。

  走过拱形的古桥,千年的水、百年的瓦还有昨日才泛绿的垂柳今日才绽放的花都尽在眼前。那些褪了色却依旧层次分明的墨瓦屋檐、古老而斑驳的白墙还有依旧温暖的古老窗棂,勾画了一幅美丽的水彩画。真不希望此时没有花伞也不窈窕的我,逊了这小桥流水人家的古朴原色。

  一条条寂寞的雨巷其实也是风景。只是,这风景多了感动。长长短短窄窄净净静静幽幽的小巷,古老斑驳的墙藏着故事,擦肩而过的人藏着故事,脚下的青石藏着故事,还有紧锁的木门也藏着故事,许多故事交溶着,巷子却欲发的淡定、从容,尤其是夜,尤其在这样的雨天……

  载着传说的廊棚善良而深情地守望在千年的小河旁,流年中那些关于它的传说有几个不同的版本,但历经百年风雨,千米长廊下又新生无数动人的故事,执子之手的恋人,血浓于水的亲人,生死相交的友人……此时,它的存在只为遮风挡雨罢,倒是那传说为给古镇增添了许多神秘的色彩。

  水乡人家和来自四面八方的旅人都在这里放慢了脚步——聆听的不是花开的声音,而是古老的前尘往事。看惯了都市中五彩缤纷的霓虹,古镇的红灯笼让平凡的夜晚透着对生命的珍惜与感动。艰辛不再、纷争不再、庸碌不再,行舟泛水,尽享孤独。孤独其实是一种美,在水乡,感受至深。

  看惯了都市中五彩缤纷的霓虹,古镇的红灯笼让平凡的夜晚透着对生命的珍惜与感动。艰辛不再、纷争不再、庸碌不再,行舟泛水,尽享孤独。孤独其实是一种美,在水乡,感受至深。

  人说梦里水乡,我却水乡无梦,那种除了廊檐的雨滴再无和声的安静韵律,让旅者度过了一个甜美的夜。

  清晨,被细雨洗过的晨清亮,朴素。就像土布的旗袍,透着韵味和风情。以往走带水的路,总会湿了鞋子脏了裤管,可古镇西塘,却让尘埃循形,干干净净,鞋子无尘裤管无渍,让前行变得更加坦然。

  晴巷比雨巷看起来通透,小镇褪去了红灯笼的色彩、细雨的朦胧开始变得明艳。花儿鲜,柳条绿,临摹写生的青年人多了起来,画中有画,透着温度,原始而原味……

  然而,画虽美,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永远生活在画中,那样再美的画也会失了闲适的原色,于是,回头的依恋不如一个转身来得洒脱,离去吧,只有人在画外,那绘了千年的古画才能永远不会褪去原色。

转载请注明出处嵊州长乐自学网 » 绘了千千的画,西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