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szclzx.net

史话,忧伤

一滴酒,酒冷残壶;一阙词,硝烟血染。

红尘中执剑尽覆河山,天地血染。纵马间尘世阳暖,一方素笺。

尘缘款款,许下的誓言几旋研墨、锁不住的稠情,也不尽是一滴酒激起的那一抹残壶忧伤

柳眉微殇,写下的一笑独拍栏杆、眺不尽的凝楚,也不全是一阕青词血染的那一次再觅辗转。

梧桐冷,秋暮夜深。潇湘梦,弹指凝间。

秋风平西,残壶自提;翦风习习,尘缘逶迤。

忧郁时,凝字为爱,酒醉心房。

一歌,一城,一个人,惊碎一地尘缘。

犹记:

金缕歌,禅语浮坱落几多;鹧鸪语,繁华送进前生诺。

城池美,秋水轻袖舞飞扬;鸳鸯呢,思秋咫尺媲罗衫。

人依旧,一颦一笑触君心;情未了,一语一言暖古今。

眷恋处,半醉庭前,唇语缠绵。

一心,一卷,一青灯,痴卧红霞耳腮;

邂逅:

心灵美,憔悴暮暮看月晓;情未老,桂花飘零魂不少。

黄卷香,一缕暗香变幻一季春秋;墨笔渲,一丝缠绵穿透十丈尘愁。

青灯冷,谁饮月光一杯感叹一壶飞雪?青灯暖,谁酒惆怅入窗温蔚一片皎洁?

花开花落亦无奈,繁华逝去亦忧伤

或许是山之傍,水之湄,几度斜阑;莞尔间,心似荒原荡起了一夜东风,欲摘钟情的心瓣,确杂乱无章;想诉情怀的心语,又无从嘘寒问暖。

……

也罢!

索性将酒杯于行囊安放。

世间的每一件最爱的东西,你若没有最好的把握他都像一枚凋零的花瓣,

纵眼儿媚,莞尔谁憨?

时光孤独,如风一般,

缘分尽失,碎入到流年,

许下那几世繁华、那些痴愿在记忆的青苔,又如何千回百转。

一滴酒、若涌泉,流淌着的是灼灼豪言。

执一剑、多心碎,一池红颜落萦轩,于缕缠无关。

纵马间、谁又见,一曲豪歌撼长天,古国何日还?

彼时西厢,玉屏风上鸳鸯,

有谁,行得风轻云淡,痴缠、悲欢,

有谁,走过平沙秋雨,山河苍老,甘愿觅得、恩怨几番,

愿去锁窗,哀怨几帘。

人生交缠,尘世蛛网,

命运的戏曲,想一想,

演绎昨天的故事,它为什么总是找不到曾经的支点。

看兰船对鸳,妩媚醉的香枝草翻,

前世的缘,为何千年以后?

才会与合适的人眷恋并蒂、一世长安。

寄语三千,带我身边。

祈祷尘缘,不负佛前。

或许,世间有一种力量,能使真正的离殇不需要彼此的追赶,两颗心的距离就可以在摸清中缩短。

……

罢了!

索性把这一世的痴念、笔润朱丹。

世间有一种叫'光阴“的东西,你若粗心它绝不会为你的爱情奏出和谐、迷人的乐章,

即菩提在线,禅心风干,

聚梦重拴,梵语沉淀,

轻雾渐散,眸泪或风满,

谁的身影会为你低眉成静默的风景,又会在谁的红尘里,把那一抹旧的离愁搁浅?

晓风起,恍若从前;花雨落,凝是昨天。

时光,掌纹;甜蜜,忧伤。

那些念,有些痛,

可记的?一页的卷香,会清晰我的双眸?一帘墨片,又如何会模糊了我的视线?

翻起旧时的素念,

人生,攀登处,脚下亦不会是千古笑谈;

生活,惋惜时,眼前也皆不是情何以堪!

光阴读你只因感动,尘世无缘原本简单;

恋就恋,

千年比肩,渡的你一生平淡;韶华逝去,画出你一个美丽的清浅。

……

红尘烟瘴,

执剑,虽有江山;雪沾衣袖,它确等不到与你的地老天荒。

爱欲迷眼,

纵马,画地为牢;几世繁华,纷飞的眼泪只是那一夜风花雪月里飘渺的相伴。

假如,相见如期;心若许,拈一瓣馨香醉卧;情若许,静喜尘世残垣安然。

愿!嗅香伺砚,为文;笔落白宣,为念;丹青一卷,静如莲,爱绵绵,情缱绻。

回眸,静观尘世,长河、日落自然。

自古,嗜血的胜利者百姓决不会让你身后过的轻松,为民舍义的失败者后人也不会让你走远。

战神者!红尘中过客耳,你只为自己心醉,谁为苍生心碎?执剑倾了天下,萧雨蔓延,又破落了谁家庭院?

古,于尘世,唯在读书里拿得起、放得下,不念、不倦,不厌为上……

转载请注明出处嵊州长乐自学网 » 史话,忧伤